selaginella

心理利己主义下的功利性自由主义
人间不信
刀剑乱舞/es
港乐爱好者/废青/丑/文笔烂/画的都是屎
心里那个孩子叫影山留加
愿我到死未悔改
还在努力活着,谢谢了

【刀男/三歌】眼底花

cp:三歌
灵感来自于刀舞里hrk爷爷的扇子舞,他真的是太美了。
米娜七夕快乐,单身狗只能孤独的在家码码字顺便接大包平回家_(:з」∠)_

打刀青年自远征归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极美的画面。
火色天光下,本丸新来不久的平安太刀身着狩衣于紫藤花架下执扇而舞,一折扇子在修长的指尖缠绵情意,夜色衣袂与发间金穗一起随动作飞舞,万字纹舞出水色粼粼。
真是风雅极了,歌仙的眼神追随着这轮月亮,不自觉用手合起了拍子,全然忘了要向审神者汇报的事情。
那月亮看见他,柔了眼波,停下动作。

“我刚从合战场回来,想着歌仙也该远征回来了,便等上一等,看见主上种的紫藤花十分风雅,连我这老爷子也忍不住附庸一番。”
“居然让三日月殿等我,真是失礼了,主上吵闹着要种紫藤花,不过是贪一口美味,倒是辛苦长谷部君日日浇灌。”
三日月听言爽朗地笑弯了新月的眼睛,歌仙也勾起嘴角:“但是因此得缘能看见天下五剑最美一振的舞姿,也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“能得到之定名作的称赞,老爷子我也觉得荣幸呀!”
“您真是谦逊。”
平安太刀看着眼前人,此刻他满是笑意的湖蓝色眸中只有自己的身影,紫罗兰的头发在夕照中染上火色,合着眼角绯红隈取与胸口今日新撷的花,美不胜收,紫藤花又怎比……
“紫藤花又怎比面前这朵牡丹呢?”他是如此想的,也就如此说了出来。
歌仙兼定先是一愣,随即了然地看向披风前饰着的牡丹:“这是主上今日采的,说‘正是牡丹的的花季,何不佩戴真花’因此替了那绢堆的死物,如今听三日月殿一说,果真更为风雅。”
“失礼了,”歌仙取下牡丹,踮起脚,戴在了太刀的耳畔:“牡丹也很衬您这样的雅士呢。”
“哦呀,适合我这样的老爷子吗?”太刀嗅着耳畔牡丹富丽的香气,看着眼前迟钝的人,忽然产生了一种想要戏谑一番的心情:“今日早些时候在本丸向主上请教了现世的老者无聊时会做些什么,主人给我听了一首据说她们国家老人喜欢的戏文,里面恰好有簪花的句子,不知为何,觉得格外适合此刻的状况呢。”
“不知是怎样风雅的戏文呢,请您赐教。”
“随手摘下花一朵,我与娘子戴发间。”
“……请、请您、请不要开这种玩笑。”歌仙慢了一拍反应过来,红着脸低下头,罕见地结巴起来。
看着脸色比天边晚霞更为绮丽的歌仙,三日月禁不住笑出声,于是之定名作的脸色又艳丽上一分。
“好啦,不欺负小歌仙了,天要黑了,要麻烦你带我这老爷子回去了。”
“好的,那么请您把手给我。”
歌仙小心翼翼扶住太刀递过来的手腕,却被太刀抓着手握住。
“夜晚视力不好,这样我会更安心。”
“是、是的。”虽然掌心交握的地方传来的热度要全部上升到脸上,但歌仙还是依言握紧了三日月的手。

身侧月亮般的人耳畔簪花,全然信任地由他带路,像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。
歌仙笑了出声,然后对上三日月显出迷惑的眼睛,认真地回敬了一样的话。
“果然紫藤花比不上面前这朵牡丹呢。”

闲花眼底千千种,此种人间擅最奇。

评论(3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