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laginella

心理利己主义下的功利性自由主义
人间不信
刀剑乱舞/es
港乐爱好者/废青/丑/文笔烂/画的都是屎
心里那个孩子叫影山留加
愿我到死未悔改
还在努力活着,谢谢了

迷失……表参道

一个几年前的坑
和到现在还爱着的hinskenny
记不清当时码字时是怎样的心情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文,但就是突然想放出来
是当时单loop表参道时的灵感
其中还有林少女和黄美丽那段众人皆知的暗恋
emmm……完全我在说什么
总之,只要官方不公布有女方名字的恋情,在下就会继续萌着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听着歌手很认真地录着歌——本来是要给阿菲的歌,却在看见人的时候神鬼使神差下定决心就是他,录歌时也是一样,没必要亲自坐镇的,这样只会给人更大压力,但神使鬼差想来看看他的眼光是不是一如既往犀……呃准确。
这是为什么?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他知道外界一直都有传他很不喜欢这青年的言论,更有甚者别有用心地问:“因为他是大陆仔的关系吗?”
就算不是多圆滑事故的人,在这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,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什么时候一个恰当的解释会让自己的威望大大提升一把。
可这次这么好的机会,却一点也不想要。

青年也知道外界的言论,可是对他一样尊敬恭谦,至少在他面前如此,没让他看出不耐来,调笑的时候甚至和他的粉丝一样叫他“老爷”。
他知道青年有才华又好态度,可是他就是看人不太顺眼——不论他是不是大陆仔。
至于原因,他也说不上来。

歌手缓缓伸手环住自己,声音半带魅惑、落寞地唱着“找挂念的西武,曾经与此拥抱。”
抑郁症又哮喘病的孩子先天的中气不足,但却因祸得福有着忧郁到令人心碎的特殊唱腔,又比一般人努力太多,唱一点高音就青筋毕露,但却一次次向听众展示着华丽的高音。
所以即使不顺眼,也愿意把好歌留给他。

“想找的找不到,忘了它多么好…”青年还继续唱着。
是啊,忘了他多么好…
他轻轻抚摸腕上的那道疤痕,这是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留给他唯一的纪念,自以为要么会离开人世,要么会忘了他,结果啊,哪一个也没有实现。
爱情这东西太奇怪,他写了一辈子,也没能把它读懂。
但其实他明白,他怕痛,却更怕忘掉那个人,所以留下这道时刻可以警醒他的痕迹,就算将来有天他老得什么也记不清,看到这道疤痕的时候也可以想起,他曾经爱过一个让他痛苦至此的人。

拍掌声想起,歌录完了,他看着歌手的情绪慢慢从歌中跳脱,大眼睛绕着录音室转一圈,在看向某个角落时眼神亮起来,笑了,打了招呼说先走。
他看向人走向的角落——是一个留着半长发的青年,戴着口罩帽檐拉得低低的,却遮不住笑得弯弯很美丽的眼睛。
他才想起来,那青年和他一样,身上有一些隐秘的传闻。
如今看来,都不止是传闻。

“好犀利啊!”俩青年边走边吹水,也不知道是哪个抬高声调喊出犀利二字,然后突然噤了声。
原来人人都知道这两个字是他的死穴,人人都知道那段隐秘的故事。
其实无需这么避忌的啦。他早就不在意了…吧?

也打了招呼离开,然而刚出录音棚就听见有人在喊他。
却是反身跑来的青年。
“其实一直就想问老师的,那一句‘忘了它多么好’,总觉得换做单人旁的‘他’更为合适,刚刚录歌的时候,也下意识带入了以‘他’为主语的情感,不知道合适吗?”
“歌词不可以改。”他答非所问丢下这句话快步离开了。
因为不能多说。
不,是不敢多说。

他驱车离开的时候,后视镜里歌手站在原处,任凭身边人怎么耍娇摇晃,只若有所思的怔住。

实在敏感得可怕。
他好像了解一点,自己为什么那么讨厌他了。

评论(14)

热度(33)

  1. Bibleselaginella 转载了此文字